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1 Reads)
許多年在外謀食,幾處輾轉,生活也不很如意,但向好的心思偏還熾盛,一味的追逐中,漸漸的卻把先前濃烈的思鄉的情緒給消磨殆盡了。其實幾乎每到年底都回去,那牽引著我的,自然是父母親人們,這是到現在心裡唯有的一些眷念,先前,明明暗暗的還有些別樣的牽心。前一年因為想躲避一些不願直面的人事,就在外過了春節。到得現在,再避不開,於是收拾東西,準備回鄉去。 時候已過早春,這兩天碰到好天氣,真可謂“春光明媚”了。路旁一些樹木也抽出嫩芽,新鮮的很可愛念,花卻很少見,看田間埂上還是新草居多,也斑駁的夾些枯黃,是昨冬遺留的痕跡。而我的心地此時被煩擾佔據,並沒有賞景的心思。火車不快也不慢,走走停停,我也沒有希求它快或者慢的意思。雖隔著千里之途,晴好的天氣卻一路延續著,直到了我以前的家裡。 最後的幾里路不通班車,我沒有叫家人來接,因為行李本就不多,而我也正想走一走,在這久違的故鄉的春天裡。 道路兩旁,最鮮明的當然要數油菜花,田間山麓,半灰半綠之間偶有一兩丘黃花,是很可以爽人眼目的。我們那裡人家種油菜大抵只給自家搾油,所種的就不很多,再則是山地,也沒有廣大的田畝。然而,雖不是連綿的黃團錦簇的大塊,卻也給陽朗的天色平添了幾分明艷,加之溪泉叮咚,幾隻不知名的鳥清婉的鳴叫,空氣中就似乎滿和了歡快的調子,連我的心境也跟著有些欣然起來了。 母親雖然早知道我要回來,見了也還是欣喜異常,幾句問話,接過行李,馬上就又要準備吃的。我的感情向來都埋在心裡,少有表露,喊過母親之後,竟也沒有別的說話,一任她去張羅。七歲的侄女都說很頑皮,可見了我還是怕生,卻又沒有全然的羞赧,躲是躲的,但一面躲一面又帶著玩笑。母親教她叫叔叔,她就突兀的叫一聲,即又哄笑著跑開去。 吃飯的時候母親在一邊陪著說些話,小村老例,但凡有了可傳言的新聞,大抵都是禍事。最大的一條,是村東頭的老康前些時候拉貨時撞死了鄰村一個男人,這個先前打電話時也聽到,但還有些細節,是後來全村人給捐了款,湊了五千塊。“老康也是為難,熬到最後實在沒有法,才回來取這錢,想也是,五千塊錢,能頂什麼用,卻要欠了全村的人情。”母親也只是搖頭,而後又壓低了聲音說:“跟他有前怨的兩家沒有捐。” 魯迅曾經說,多所愛者當大苦惱,因為世上,不幸人多。惟憎人者,幸災樂禍,於一生中,得小歡喜少有罣礙。然而他又說,憎人卻不過是愛人者的敗亡的逃路。我卻以為最好的逃路不過是一個“無所謂”,既無愛者的惱苦,也無憎者的竊喜;茶餘飯後,或還可以為談資,雖也給些同情的語調,然而談話既過,不幸也就跟著過去。這樣,於人無礙,於己有聊,也是不錯的。 幾聲歎息過後,母親仍然壓低了聲音說:“間壁老李家的大兒子又犯了事,給關進去了,判幾年,現在也還沒有定,還在打官司。”這個我確是不知道,他與我同年,先前也算是玩伴,但訝異之外,想想少時數他歪點子多,會到這一步,或許不算太奇怪。但前兩年他弟弟也犯事進去,現在兩兄弟都這樣,家中大人總是悲苦。到這裡又是幾聲歎息,接著母親語重情長的重複那些老話:“所有你們在外面,我時時總擔心,掙錢不到不要緊,人平安的就好。” 而談話終於到了陳英身上,其實她的事前些時候也聽到過,開始是覺得離奇,再就是迫切的想要見到,問或者慰。然而慢慢的這切迫的意思卻漸消掉了,代之以淡淡的悲哀,也偶會以為無謂,但在心底裡,或許還是想要見到罷。 “我早說過她是風流,去年也沒有回家,哪裡好意思回。” 我沒有接話,母親也不再說,轉而問我一些在外的境況,我不願她擔心,談了一會之後說“其實也都還好的”。 接連幾天都是難得的好天氣,陽光明媚,氣溫自然也和暖的。這本是出行的好機會,趁著春暖花開,悠然踏青,也確是幸事一樁,這曾經也是我念想中的嚮往啊,我才知道什麼叫“物是人非”。也有兩回冒出要去走動的心思,但終於沒有去。 中午飯後不多久,我正在房間裡看書,外面有女孩子的叫笑聲,我知道是侄女跟她的玩伴。隱隱的一陣花香,有些像是桂,也不知哪裡傳來,卻倏忽的就提起了我久違的記憶。這記憶有股哀傷的味道,然而卻為我所珍貴,我只是想抓緊它、留住它,使我久長的沉醉在裡面。 幾聲打門聲將我從這記憶里拉了出來,那使我沉醉的有些哀傷的味道即刻不見了,我極力想要挽回,卻只聽得接連的打門的聲響。只好起身去開門,自然又是侄女了,然而她手裡的一把花葉卻讓我頗驚詫,我知道剛剛的花香就是從這把花葉中出,而我就又要隨之沉入到記憶裡去的時候,侄女卻將手中的花葉伸過來,“香不香”,她問我。那口氣裡分明有炫耀的意思。 我決計出去走一走了,為了這不知名的香花,為我心底裡的記憶,我要到山上去。 有一類情緒的記憶,跟我們對人事的記憶很不同,它就附著在曾經的情境裡面,附著在那情境裡的一件東西或一段歌音上面。你可能會記得那個地方或者歌曲,但是,倘沒有再去到那個地方,沒有再在那裡聽到那首歌,可能永遠也不會再有那樣感受,可一旦你去了,看到那件東西,聽到相同的那段旋律,你的記憶會倏忽的被激活,然後那種印刻在情景與旋律上的情緒就會遍及全身,於是你對現實生活的全部感受就都改變了,感傷,像空氣一樣完全包裹著你,這時候,它就是要你的命,你也不會逃避。 而我現在就沉在了這樣一種感傷的情緒裡。這感傷是許多年前的遺留,現在卻因為我的再次踏入而蘇生了,它伴隨著對陳英的記念,伴隨著我在這淺山溪邊。但我來這裡本不是為了找回這樣情緒,確是來尋一種花樹,我到現在也還不知道它叫什麼。花葉的模樣有些像桂,香氣確乎就是桂花,但我所知道的是,桂花是大抵開在秋天的,而況我們村裡連秋天開的桂花也找不見。我曾經以為我是第一個發現這不知名的花的人。年輕的人似乎總這樣,都活在自己的當下,當看見一樣對我們新奇的東西,我們又沒有在別人處看到時,往往我們就以為自己最先見。而我到現在也分明記得那時的欣喜,以及這大欣喜要與人分享的心情。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陳英。 她比我小一歲,自然讀書也比我晚一年,而其時是我已畢業,她還剩著初三的半年。我不知道那種牽心的感覺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但等到我覺到了它,它也就在我的心裡揮之不去了。並且,它還隨著時日更增起來。有的時候,我甚至會對著她家的屋子發呆,“愛屋及烏”,這話實在不假。 現在想起來,陳英其實很普通,但在那時候,她在我的心裡可是多麼的重要啊。平常時侯,她開朗而活潑,玩起來有點瘋,有時候簡直跟男孩子一個樣。這樣的脾性,卻使我常常不能安心,因為她看起來似乎對誰都一律,並沒有格外的對我好。但這也並不是她性格的全部,很有些時候,她也有溫婉的一面,這是讓我最為高興的,我就總以為她是獨對我如此的,這使我心裡充滿了無盡的想像。 發現那幾叢花樹之後,我就在心裡等著週末,週末到了,陳英也就回來了。那等待的心情是迫切的,以至於這迫切不多久就把發現這些花的欣喜給驅散了,余留給我的,已經成了迫切等候的難耐。 然而星期六終於到了,然而陳英她們卻並沒有回來。失落之中,有過許多猜想,後來終於驗證,我的猜想正中的。我因為常見些但願不如所料,以為未畢竟如所料的事,卻每每恰如所料的起來。其實,倒不是我猜的准,而是我所想的多。 她們果然開始要補課了。我們那裡的偏僻裡的中學校,能考上高中的人並不多,按算一個班也就十多人,為能多考上計,學校給學生們按分數分班,所謂的“優班”與“差班”便是,這樣一分下來,“優班”的人會少受不好的影響而多有好的榜樣,自然就有大半能考上。而“差班”,除非有極不尋常的“不甘沉淪”者,否則大抵是要“全軍覆沒”的。但即便分了班,學校也仍是“一視同仁”的,就是週末補課全一樣。 陳英她們就從這星期開始了補課,她雖分在“差班”,也是不能“倖免”。補課是補的星期六,本來還有星期天一天,但因為我們距學校有幾十里地,照例是星期天下午就去學校,所以剩下的就只有一個半天。就是那個半天,也是明朗的天氣,那天的一切都合著我的心情,而我終於找到機會將一把花葉呈現在她面前。她當然是詫異而喜歡的,並且說想去那裡看看。而我的大欣喜,也是到了這時候才真正噴發了出來。發現一件好的東西,又有了在意的人的欣賞,這發現才完全體現它的價值來。 但那天卻沒有時間了。“下個星期天,我一定帶你去。”我像是立著誓言。“嗯”,她似乎很在意並且深信這誓言。但我們都不知道的是,還不到下個星期天,我卻離開了。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村裡的年輕人都必須到外面去,是村裡的土地不能養活這許多的人?是經濟的開放?是村人對務農的生活不滿?是人們想要過得更好些的必然?總之,在我還沒有猜到真正答案的時候,我卻必須要出走了,父母已然找到可以投奔的去處,再怎麼不情願,也沒有法。 我心裡放不下那個約定,但我還有時間再去那地處,那長著不知名花樹叢的淺山溪邊,在這陽光明媚的春日裡。懷著憂傷與不捨情緒,我把一束花葉帶走,將這沉沉傷感留下,在這淺山溪邊,在這不知名花樹上,在這陽光明媚的春日裡。我後來把那束花葉放在了她家的窗台上。 以後的事情,是她也出去了,一如年紀相仿的許多人,不管是“優班”的還是“差班”的,但我們相隔得很遠。曾經有一時,我忽的想到一個成語:“殊途同歸”。但我又想,此後的路還很長,“歸”卻不過一個點,所以,更重要倒是這“途”的走跡。於是我走了一個先前未曾料想的方向。後來也給她寫過一封信,那是還沒有買手機的時候,有沒有回信現在是記不大確切了,但盼回的心情,卻遠不如那時的切迫。再後來,我仍然一心的去追求我所以為好的途路,近乎把身邊的一切都忘記,至於陳英,聯繫就愈加的少了,雖有便捷的聯繫法,卻似乎沒有再聯繫的理由與念想,於是終至於無有,到現在是連號碼也不見。 我曾經想,或許是時間讓我淡漠甚至於忘卻,是時間讓我們彼此都不再想見。但我現在以為,時間不是“時間”,它不過是我們為了體認事物運動所造的一個概念,是我們量度事物運動的一種法子。那麼,究竟是我們各各的“運動”讓我們彼此遠離。事物運動生生不息,一切因緣和合,你現在造了什麼“因”,後面就有什麼“果”,是我們先前的選擇造成了此後的一切。時間麼,只給我們的行動連成一線。 到了去年的晚些時候,突然一個消息,是關於她的。而這,是我從不知第幾者那裡聽來的她的故事:她發現懷孕了,然而似乎交有兩個男朋友,至於不知道孩子是誰的,去問,兩個都不承認。我不知道這故事是否真實,這故事也沒有下文,因為她長久不回來了,而我們也長久沒有通訊。 最先使我覺到的是離奇,再就是迫切的想要見到,問或者慰。但是,這漸漸的卻被一種莫名的悲哀替代。這悲哀由她引起,卻正對著我,因為我的“心中的美好”消滅了。我也據此看清現世不單沒有真正的“喜劇”,連悲劇也不再有了,一切人們,都明明暗暗的上演這一出出的鬧劇而已。 但一些天過後,我突然覺得我自己也有莫大的責任,這使我迫切的想要見到她,卻又使我不敢見她。我前一次到這一次的回與不回,其實也並不全是緣於她的,然而,現在,我卻在這花香中沉入到感傷裡,在這感傷裡又折下一把花葉,我準備還放在她的窗台上。或許,此後再也不會有這樣情緒,因為這種的記憶其實就像一根火柴,擦亮了,也就跟著燒盡了。 幾天過去,該辦的事情也大抵辦妥,我又要出去了。路上的物景由熟識到陌生,我知道終於也會由陌生到熟識,因為始與終的兩點,都是我所知道的。火車開在這途路中,也仍是不快不慢,我也仍是並沒有希求它快或者慢的意思。說到希望,這倒是有的,就是希望時間能給她解決一切困境,撫平她的所有創傷,一如這時間也終於會把我先前的感情抹去一般。但我現在又有些害怕起來,我們往往最仗仰的時間,偏偏卻是什麼也不能做的東西,一切都還在於我們自己,在於我們給自己選擇的“運動”的方向。但或許,她也不至於會幹等著時間來給她解決困境罷。而這,確是我的最大的希望。

| 4 April, 2013 | 一般 | (1 Reads)
流年,潮潤了記憶,漫過了足跡,望斷歸路,看你飄灑俊秀的秀髮,涼爽的風徐來,空氣中發出著你獨有特別的芳馨,那遺留的餘溫,品我一輩子茶涼。 煙花,花開喜極,化煙悲極,是誰的智慧,創編這世界上少有的良辰美好的景色,猶如彼此間的情誼,而你就是我人的生活中,最好看的一場煙花,急急忙忙勾憶,我奮力擦亮時光寶鏡,照射年景倒影,你悄然走入我的世界,留下一個個深深地足跡,默許幾許,交匯著感動的魂靈,一串子晶瑩的露珠凝動了雙眸,淡水思涯,伊人天邊兒,你留下來愛的枯枝,劃破了空氣,觸動我的心脈,想極力去握住不容易得到的緣,福祉卻早已滑落手頭。 春去秋來朝顏故,經年幾度細雨紅,時間散落了流年,風輕輕地吹沒愛的腳跡,而我卻癡情依然,靜等福祉的重歸,待華年流盡,我依舊期望可以牽起你的手,閒步餘生。

| 16 June, 2012 | 一般 | (1 Reads)
當一個夜晚來臨的時候 它黑色的身影佇立在我的屋前 隔著無數不可視的微粒凝望我 我忽然意識到 隱藏在我最後一行詩裡 最諱莫如深的秘密 已經開始破洞 生命的興衰噴湧而出 從我的面前流淌而過 流向未知的海洋 從此以後 那些丟失了的美麗的黃昏 離群索居 而我,始終是一個人 穿越牛群歸廄的阡陌 被夜晚拖沓的鐘聲牽引 去尋找 一盞燈 寫於晚自習 (2010.05.27)8點

| 8 June, 2012 | 一般 | (3 Reads)
晚秋的雨,分外的清爽,不帶一絲世俗,一絲塵念。細細的,綿綿的隨著涼風輕輕地飄過荷塘,蕩起一圈圈細碎的漣漪, 給荷帶去了一縷濕漉漉的憂傷。荷塘裡已經失去了往日的風致,池水有些泛綠, 流水也減去了幾分碧色。秋的落寞襲滿荷塘, 變得衰敗蕭疏。隨著風舞秋雨,滿池殘荷湧動,擠擠挨挨。經過風雨的摧殘,圓盤似的葉片撕裂成條狀,花落葉殘 。荷桿也變得乾枯彎曲,間或一兩枝已經折斷,微黃捲曲 的殘葉半浮在水中 , 透出一派蒼涼。此時的荷塘,已是滿池凋零, 感受著“菡萏香消翠葉殘”的清冷和蒼涼,感受著生命的凋零與落敗,一種哀婉、淒然、失落、惆悵的情感漫上心房。風雨過處,細密的雨絲飄落在殘荷上,發出“沙沙”的雨聲,再輕輕滴入水中,清澈如鼓, 猶如一曲 獨特而動聽的 天籟之音 。 “ 秋陰不散霜飛晚,留得殘荷聽雨聲。” 靜聽 雨打殘荷的美妙音符,彷彿聆聽荷花的心事,又彷彿聆聽自己的心語,一種發自生命深處的感念油然而生。讓人在滿目清寥的氛圍裡,生出一絲淡淡的柔情。 幾支凋零的荷花,在細雨中無言地挺立,還保持著一份遲暮的嫣紅。花瓣的紋理還是那樣的清晰,只是失去了夏日荷花的清香。“紅藕香殘玉簟秋”,似乎生命的質感還在堅持著最後的頑強。一陣風雨飄過,悠然跌落一瓣殘荷, 頃刻間,便與水面相吻,慢慢地被水浸潤。池花對影落, 顯得是那樣從容與瀟灑。在這短暫的跌落中,與水相擁的剎那間,依然搖曳著最後的清純。在穿越生命的池水裡,依然保持著最後的寧靜和瀟灑。 寒塘殘影,冷雨花魂 。 我喜歡在這樣的境界裡獨享其靜,遙想著生命的沉寂與堅強,猶如慢慢品嚐一杯玉液瓊釀。風雨過後的殘荷,承載著生命流轉的質感。在這悲涼的敗落中,積蓄沉澱著生命的成熟,孕育萌發著新綠的慰籍。殘破枯敗之中蘊藏著信念和 勇氣 ,那是對生命到最後一種高尚情操絕艷 淒美 的盛開。在昭示著一種挺拔的力量,一種昂揚的精神,一種鐵錚錚的意志,一種高亢嘹亮的自信。一種生命的延續和堅強。 感念秋的來臨,感念雨的飄落,感念歲月的流逝,感念思緒的沉澱。人生暫短,年華如輪,但願在繁華褪盡的蕭索裡,坦然面對枯榮。在世事紛爭的喧囂中,保持心靈的純潔與寧靜;在生命的守望與等待中,更加堅強和勇敢。 殘荷無言,我亦無言。靜心聽雨, 只要賞荷人有平靜的心態, 殘荷也罷,雨聲也罷,那平凡的殘荷雨聲就是天籟之音。聆聽著雨打殘荷的旋律,我的心,收穫了一片對生命流轉的期待,也收穫了一片沉澱蒼涼和感傷後的寧靜。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N長時間沒有寫東西了,因為自己的文字能力實在是太爛,所以想多一點圖片,少一點文字,貌似圖片的更新也停滯了,是自己太懶了嗎?也許吧,確實有一陣子沒畫畫了,不是不想畫,是因為自己工作了,時間少了。時間是牙膏,是需要擠的,還是自己懶惰了,不要狡辯。 畢業後,過了兩個月漂泊的日子,期間的經歷,讓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第一次一個人出差,然後折騰房子,被騙,最落魄的日子,高中最好的兄弟攜夫人來京,三個人擠在我那7平米的小出租屋裡,心酸又快樂,在兄弟們的幫助下,輾轉換了房子,過了一段起早貪黑的生活,幫兄弟看攤兒,自己擺地攤兒,找兼職遇到黑職介,再一次被騙,在網上投了無數次簡歷,都石沉大海。 就在被現實生活折磨的體無完膚的時候,我終於受到了上天的眷顧,神奇的找到了工作。速度之快,自己都不敢相信,第一天面試,第二天就去上班了。一個小小的工作室裡,老闆,兩個文字編輯,我一個美工,一個小小的組合。雖然不是什麼大公司,沒那麼多員工,先進的設備,但對現在的我來說,足矣。輕鬆的工作環境,良好的同事關係,最關鍵的是可以畫畫,雖然不是我太喜歡的類型,但我還是很滿足,不必強迫自己去做自己一點都不喜歡的事情,就是半點幸福了。 轉眼在這個小工作室裡,已經工作一個半月了,我過上了相對穩定的生活,不再為了交不上房租,甚至飯錢都拿不出的日子發愁了,我可以在北京生存下去了。 畢業以後,選擇留在北京,就是想在北京折騰折騰,這才折騰了兩個月,就讓我明白了許多道理。我覺得北京就像大海,到處都有暗礁,隨時都有浪頭,想在北京站住腳的唯一辦法,就是擁有自己的一條船。那些有錢人都開著豪華油輪,白領們也都有自己的遊艇,而我們這些社會底層的人們,沒有任何庇護,但我們不能隨波逐流,不能瞎折騰,我們要想辦法找到一些木板,不至於沉到海底。我慶幸,自己找到了一個小木盆,能把自己蜷縮在裡面,漂泊在海上,但我不滿足於這個小木盆,我要建造自己的船,不管他有多大,都將是我在北京折騰的資本。 我努力,我奮鬥,建造自己的船。 文章來源:占星的家園 |周韋彤 |戴政 |月兒彎彎——BLOG |馬立誠的BLOG |攝影師雪松的BLOG |藍天中的冬日暖茶的BLOG |守銗_chun白公寓 |陶瓷咨詢中心 |康康猴子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這就是我想要的春天:細膩、溫潤、安靜。 此刻,窗外細雨濛濛! 我已經記不清楚自己是否熱愛過春天,只知道從會使用‘熱愛’一詞開始,我就對秋天情有獨鍾,所以我選擇在秋日放歌括弧偶滴QQ暱稱叫秋日放歌。直到寒冬來臨,我冰冷得瑟瑟發抖的雙手,寧願掬一捧白雪,飲一份純潔再括弧偶滴QQ暱稱在冬天叫冬日飲雪,也不願在乾燥的春天,被狂風圍追堵截。 說起春天的風,我也記不清從何時開始討厭它,尤其是近幾年以來,再沒有“春風暖暖的,像娘的手,輕輕地撫上我的臉”。“沙塵暴”是一個讓人生厭甚至心生恐懼的東西,今年尤甚!在經歷了去年秋冬兩季的嚴重乾旱之後,今年開春雖然下過兩場小雨雪,可都是人工高科技所為,真正的自然降水卻是遲遲不來。可想而知,這是一個多麼讓人討厭的春天! 一直喜歡騎著單車上下班,一為鍛煉身體,二來可以悠哉悠哉的一路賞景,享受一份慢節奏的人生。可是春天不行,風太多風太大,一陣狂沙漫捲過來,似是要將人淹沒,一陣狂風呼嘯著襲來,似是要將人挾到天涯海角。好在咱呢,海拔低,重量級,底盤穩,這樣的優勢讓咱還沒有真正被捲走過,只是天天在風中搖搖晃晃,晃得人心旌神搖,焦躁不安。更為可恨的是那漫天飛舞的柳絮呀楊絮呀還有什麼爛絮的東西,誰還在說“亂花漸欲迷人眼”?明明是一片片爛絮嘛!這些可恨又可愛的小東西,它們才不管你是誰你心情好壞呢,它們只管隨風舞著,舞得你心神不寧。它們會時不時地挑逗你,一會兒飛進你的眼睛,一會兒觸摸你的鼻子,一會兒親吻你的唇,有時還鑽進你的脖頸裡,弄得你癢癢的,讓你恨之又愛之,就像家中那頑皮可愛的小女兒。這些精靈們,看它們飛舞的樣子,我常常以為是真的在下雪,或許它們真是冬天遺失的女兒吧,不然為何,它們的舞姿會像雪花一樣優美? 壞了,跑題了,本來是說不熱愛春天的,怎麼感覺是在向春天表達愛意呢?其實,我們應該是熱愛春天的,畢竟這是一年的開始,是一個生機盎然、蓬蓬勃勃萬物復甦的季節,我們會欣欣然看著草兒發芽、花兒初綻,在青草的味道中,在花香中,總有一些夢在誕生。 只是,我們過於熱愛那個細膩、溫潤、安靜的春天! 春天的雨是細膩的、柔柔的、靜靜的。讓你沒有絲毫覺察,它就在你面前淅淅瀝瀝地開始了,我喜歡著這種感覺,從窗子裡伸出手臂,任雨絲落在手心裡,落在手背上,你不必言語,只須細細體會這種對生命的愛撫,不由你不感動得渾身一陣熱。 樹也是靜的,初綻新綠的葉子在雨中閃閃發亮,它在和我們一樣體會雨的愛撫,接受這大自然的洗禮,它們一動不動,好像怕有輕微的動靜就會擾了這場雨,嚇跑這春天的溫柔。 帶上一把紫色小傘,到雨裡走走吧。這時你彷彿置身世外,一切塵雜瑣事都與你無關,你只須盡情地享受這溫潤的春意,什麼也不要想,只須一條小徑,路邊要有草有樹,這就夠了,它們是你享受這場雨的最佳伴侶。它們不張揚,不做作,你仔細聽,便能聽到它們生長的聲音,你仔細看,便能看到它們被雨滋潤的欣喜。 一場雨的腳步很輕,我們的心情也很輕。 一場春雨給了我們熱愛春天的理由,我們在雨水中成長。 一場春雨沖刷掉了寒冬遺留的憂傷,我們在雨中快樂著。 沒有夏雨的暴虐,沒有夏雨的喧囂,一切都是靜靜地,靜得只剩下生命成長的聲音。 或許此時,你真的很想大喊一聲:春天春天我愛你! 可你總是不忍心,算了,還是讓我們一起享受這靜靜的春天吧! 噓……別出聲! 此刻,窗外細雨濛濛…… 文章來源:Bargain Blog |茱莉——愛情交友婚戀課堂 |溫瑞安的BLOG |Colin Randall |心的強健與寧靜 |郭郭的BLOG |傳媒不肖生 朱學東 |檸檬香的BLOG |道家子弟 |California Insider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6 Reads)
我一直在想,假如查爾斯王子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那個19歲的黛安娜還會在明知他另有所愛的情況下嫁給他嗎?在黛安娜一段公開的錄像中,她曾經說大婚那一天:"我的心像死一樣平靜,我感覺自己像待宰的羔羊。" 她其實是可以不必那麼可憐的,沒有人把她送到案板上,是她自己願意的:如果她不肯,誰還會強迫她站在教堂上對一個男人說:"我願意"。但是能責怪她嗎?黛安娜分不清愛那個男人或是愛那頂王冠 的區別,但後來她實際上還是有很多機會的:但他們的婚姻名存實亡的時候,她可以選擇離婚的,但是她遲遲不肯,仍然固執的保留王妃的頭銜。也許她覺得已經為這個稱號付出了太多,所以她不能失去這一榮譽。 不要責怪女人對愛情的態度,除了七仙女以外,沒有幾個女人會愛上賣身為奴的董永。但是對於尋常女子來說,我們期待從愛情中得到附加值,女人們常常對自己說,幹的好不如嫁的好,當然最好是嫁一個又優秀又愛自己的男人,只是世界上不會有那麼便宜的事情。美麗如黛安娜都不能,何況別人呢?要一個女人一開始就能分的清楚,是愛一個人,還是愛一個人所提供的生活是很難的。常常聽女人議論什麼樣的男人能嫁不能嫁,他們往往會撇著嘴說,那些不成功沒有經濟能力的男人是不能嫁的,他們缺乏富人的風度和心胸,其實女人自己何嘗不是這樣,這現實中能有幾個女人對名利說:"沒什麼大不了的!" 在年少無知的時候,常常搞不懂富人家的女人為什麼會偷情:尤其是封建社會。是一旦發現了就會被沉塘的死罪,可是為什麼女人會冒著生命危險去做這等事情呢? 這個世界上到底是否存在純粹的愛情,是什麼讓羅米歐與朱麗葉生死相隨?是什麼讓溫莎公爵捨棄江山和王位?難道真的是他們幼稚或一時衝動?我相信不是:愛是一種無法替代的感情,除了和你愛的人在一起,否則你無法感受到愛的幸福。但是愛情的附加值是可以替代的:如果你希望能夠通過愛情獲得財富,那麼在得到財富的同時你就不認為你還需要和財富提供者在一起了,尤其當你成長起來的時候,並且建立了自己的財富王國,你就不能再忍受最初的為你提供財富的那個男人。 世間值得追求的東西有很多,但唯有愛情,是必須真心相愛才可以嘗到它的滋味的:也許是酸甜苦辣樣樣都有,而其他東西,你得到它的途徑有很多,並不一定非要通過和一個人結婚才可以,既然這樣,人為什麼要給自己的愛設立那麼高的門檻呢?我擔心不是你對愛的要求太高,而是我是擔心你邁進你門檻的人恰恰都是與愛無關的人:因為真愛是不需要門檻的;愛是兩情相悅,兩廂情願,又不是在自由市場挑西紅柿,非要找性價比最合理的。 戀人之間最愛問的一句話,大概就是你愛我什麼?從來沒有人說我愛你的財富,我愛你的家業,愛你能提供給我的生活,為什麼?因為我們都知道那大煞風景。至今為止,我聽到一句最動人的答案是一句英文:I love you not because who you are,but because of the love when I love with you. 愛情為之付出的真情最為動人,你愛你愛著的愛情嗎? 愛情世界裡從來都沒有對和錯,只有愛和不愛。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英國有兩位物理學曾做過以下試驗:他們鑽進了烤麵包的爐子,而這時爐內乾燥空氣的溫度竟達160℃,兩人卻安全地在爐內呆了幾個小時。這可不是神話,而是千真萬確的事實。那麼,這究竟是什麼道理呢?原來,這兩位科學家在爐內站在墊板上,不直接接觸爐底,也不碰爐壁,實際上他們處在乾燥的空氣之中,在乾燥的空氣裡,人能用出汗的辦法調節體溫,汗水蒸發時,從緊貼人體的那層空氣吸熱,人體周圍這層空氣的溫度就降低了。因此,人就能在溫度比較高的環境中生活。同樣是盛夏酷暑,我們往往會有這種感覺,空氣乾燥,即使氣溫高,也覺"熱得爽快";而空氣潮濕的話,由於蒸發比較困難,就感到又悶又熱,十分難受了。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9 Reads)
對於一個已經過了28歲的白領來說,往往會覺得年齡越來越將成為自己職業發展的阻力。特別是那些在一個崗位上工作了5年左右、仍未見升職的白領。這個時候,不少人就準備著要轉行,不過,在轉行前得掂量一下機會成本有多大。   案例分析   張依依今年28歲,從事行政人事工作5年多了。最近,依依越來越覺得行政人事工作沒有太大的發展前景,加上年齡逐漸增長,她對自己的職業發展方向產生了迷惑。她一直想轉行,但是一想到自己大學裡學的是英語專業,也沒什麼特長,若是真要轉行還真需要一番苦功。   張依依先去做了市場調查,根據市場需求和實際情況,決定轉行做律師:一來自己這麼多年一直對法律感興趣;二來考個律師證相對而言節省時間與金錢。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律師越老越值錢,再也不會為年齡發愁。   然而真正面對轉行時,張依依又猶豫了:「28歲才預謀轉行晚不晚呢?」   專家意見   我們先來幫依依算一筆經濟賬。考個律師證的金錢代價:輔導班6000元+教材300元+考試費220元=6520元。   若是剛剛轉行成為律師,薪水肯定沒有現在高,但從長遠利益來看,超過現在的水平只是一個時間和轉行成功與否的問題。   據調查,大多數白領的職業生涯都呈現出這樣的軌跡:工作1~4年擔任基層職位,5~6年任經理,7~9年任高級經理/總監,10~12年任副總經理,13~20年任總經理,即30歲以上的白領普遍擔任一定的管理職務。但是能夠最終升至企業總監以上高級職務的概率只有10%,所以這時許多人感覺在企業內發展空間有限,缺乏工作動力。因此,28~33歲這個年齡階段的、有一定事業基礎的白領是對職業最敏感的人群,他們渴求事業有大的突破。這時候就面臨著是換行業還是換崗位的艱難抉擇。   對於張小姐而言,轉行是可行的,個性是敢於接受挑戰和壓力的,又準備從事自己所感興趣的工作;況且已經厭倦了現在工作的繁瑣。所以,轉行是可行的。當然,轉行前要先接觸與專業相關的行業,有這樣一個過渡,可以使她更快地進入新的角色。其實,認清自己的弱點同樣是優勢,這樣可以一切從零開始。   對大多數人而言,對未來的困惑和對今日的不滿,都源於無法用科學的工具對自身擇業的問題予以明智而理性的判斷,更無法以職業市場的角度和相關行業的用人要求為準繩,來客觀衡量和把握未來的契機,以及從行業發展的趨勢中預測自身的未來方向的可行性,因此就業的人際關係,企業環境困擾,以及職業回報的短視,往往令自己永遠在飯碗不如意和好飯碗難找的兩點間惡性循環難以自拔。   隨著職業市場化的不斷深化,任何人的職業命運都不會完全由另一個人來左右,主宰我們職業命運的其實是市場。   轉行3大誤區   誤區一:哪熱往哪轉   盲目轉行,不管適合不適合自己。職場發展猶如爬樹一樣,當發現自己所攀援的枝幹不夠粗或已經腐爛時,很多人往往想到的就是退下來,換一根樹枝繼續爬,但卻很少仔細考慮自己能否爬上這根樹幹,是否已經有太多的人在爬它,是否已經「超載」了。   最好的例子就是IT業,當時在IT業最火的時候,許多人不審視自己是否能在這個行業中立足,就忙著攀高枝,以至於最近兩年IT業人才過剩,而原來一些由傳統行業轉過去的缺少足夠IT技能的人就成為了首選淘汰的對象,不得不轉回自己原先的行業。  誤區二:遇難則退   轉行絕不同於跳槽,跳槽可以為新企業在短時間內創造價值,而轉行的人往往需要一段的適應期,臥薪嘗膽,而缺少耐心、沒有放平心態會使許多轉行者半途而廢。   在轉換行業時,就像另選樹幹,有一個退下來的過程,在這一過程中,收入的減少和職位的降低很難避免,但只要再選的方向也就是行業正確,那麼這一現象只是暫時的,超越舊有職位與薪水也只是時間問題。反之,如果半途而廢,其代價也是慘痛的,因為想要再轉回原行業,它是否還有空缺位置,你是否獲得原來的報酬就很難講了。   誤區三:轉行一轉再轉   轉行可以使職業生涯「柳暗花明又一村」,但頻繁的改行也是一種誤區,就好比挖井,總是挖一會兒就換地兒永遠也挖不到水。其實,最高層是最容易改行的,就好比挖井挖到深處時,地下水都是流動的,但前提是你得挖到那兒。   轉行須知  先給自己定位   不能準確地為自己定位,不清楚自己的各項能力孰強孰弱,只是盲目跟風或跟著感覺轉行是絕對不行的。核心競爭力、客戶群、個人興趣、特長、氣質、性格樣樣都要考慮到,當然還要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FS:PAGE]   全方位瞭解目標行業   特別是該行業的前景,畢竟朝陽行業才更有前途,也能給你這位新人更多機會。要主動瞭解,不能僅靠報紙或雜誌介紹,俗話說隔行如隔山,最理想的狀況是在該行業中有幾個內線,隨時提供可靠信息,其內容包括陞遷制度、薪資狀況等各個方面,總之多多益善。   尋求與行業的共同點   尋求自己與此行業的共同點,一般來說知識技能、客戶群、工作模式三方面中有一方面有共同點就比較好轉行。   用個性、興趣和可行的目標來確定是否轉行   一個人的個性對其所從事的行業有很大的導向性。你的個性,是敢於接受挑戰和壓力的,才能適應管理、決策的節奏;一個人從事自己所感興趣的工作,才能更好地發揮自己的潛力,做出成果。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9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